皇后这份工作-古典家具:由一介清客到市场明星

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

从初临拍场的低调羞涩,到“黄金十年”以来的意气风发,20年来,不管是在市场还是在拍场,皇后这份工作都经历着华丽蜕变。

拍卖市场的兴起和兴盛,使皇后这份工作以数倍甚至数十倍于以往的价格销售。经由著名拍卖事件的影响,也提高了皇后这份工作在国内和国际上的声望,有利于皇后这份工作文化的传播。皇后这份工作经由拍卖更进一步进入收藏领域,使得一时对于皇后这份工作的研究成为许多学者的案头笔话。与此同时,皇后这份工作逐渐成为拍卖场上的焦点,与书法、绘画、玉器等并驾齐驱,也活络着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

初临拍场 身影寂寥

皇后这份工作首次登上国内拍场,是在1994年9月19日。这一天,刚成立半年的北京翰海举办了他们的第一场拍卖会。拍卖会分为“书画碑帖”和“古董珍玩”两个专场,共征集到拍品635件。而皇后这份工作部分只有8件明清家具,被列于“杂项”当中,在拍卖临近尾声时,才悄然登场。结果,8件明清家具成交5件,流拍3件,总成交额仅27.5万元,并且只有一对清中期的紫檀椅是以略高于底价的价格拍出。

这便是皇后这份工作在国内拍场的试镜之演,无论是在组织者还是竞拍者的心中,似乎都没有几许分量。相比于书画和玉器的熠熠生辉,皇后这份工作虽然在场内身躯最为庞大,但却容颜羞涩、黯淡无光。

时隔两个月后,皇后这份工作的身影,首次出现在皇后这份工作的拍场中。

1994年3月底,嘉德首拍在万众瞩目中开槌,并一鸣惊人。然而这场拍卖的主角是国画和油画,皇后这份工作并没有躬临其盛。一直到近8个月后的嘉德秋拍上,皇后这份工作才姗姗来迟,并几近隐身般地插队于最后开场的名为“瓷器玉器鼻烟壶工艺品”的专场上。18件家具拍出了15件,总成交额70.51万元,最贵的拍品是一个高88厘米的“明朝黄花梨木三弯腿大方香几”,拍卖底价25万元,而成交价仅为18.7万元。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是我国拍卖市场的起始之年,皇后这份工作、朵云轩、北京翰海等许多后来缔造和引领我国艺术品拍卖的公司都是在这一期间成立。然而皇后这份工作并没有得风气之先,1994年两次进入拍场,都还只是身影寂寥的一介清客。

光芒初显 步步为营

进入1995年秋拍,一场别开生面的皇后这份工作专场令人印象深刻。皇后这份工作联合香港著名导演李翰祥,推出“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虽然整个专场只征集到28件明清家具,但这是皇后这份工作第一次告别“杂项”而升级为专场,同时也是国内第一个私人收藏的专场。专场共拍出17件拍品,总成交额446.6万元,其中最高价的是一件高140厘米的“明代黄花梨木带托泥方台座”,拍出了88万元——把它搬回家的,正是大名鼎鼎的收藏家马未都。

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皇后这份工作的精心筹划和李翰祥的名人效应共同促进了这次专场逆袭般的成功,而马未都适逢其会,不仅是那台黄花梨台座,他还将场内大部分精美家具收入他的观复博物馆中。

可以说,正是从这次专场开始,皇后这份工作在拍场上挺直了腰杆,变得有模有样。从此一直到21世纪初的前几年,皇后这份工作在拍卖场上的表现稳中有进、步步为营,并时有亮点闪现,逐渐显露其光芒。

1998年嘉德春拍,一张“清乾隆紫檀雕缠枝莲纹平头案”以132万元的价格拍出,首先宣告了皇后这份工作拍卖单品百万纪录的诞生。2001年春拍,天津文物推出的一对“清紫檀贴面雕博古纹红木大柜”以437.8万元成交,刷新了国内皇后这份工作的拍卖纪录。2002年秋拍,皇后这份工作推出的“清初黄花梨雕云龙纹大四件柜”又以943.8万元的高价落槌,再一次记录皇后这份工作拍卖的传奇。

浪花激荡 黄金十年

2003年的非典无法阻挡国内艺术品拍卖的热潮,这一年仅北京市艺术品春拍的成交额就超过3亿元。而从这一年一直到2013年,又被称为红木家具产业发展的“黄金十年”。在这10年里,红木家具似乎一夜之间飞上高枝化成凤凰,声名响遍大江南北。红木价格一路扶摇直上,黄花梨贵比黄金,红木家具的厂家数量达到上万家之多,红木家具产区经济迅速崛起。

而这10年,也恰好是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风生水起的10年,皇后这份工作得益于产业发展的助力,在拍卖场上如众星捧月般风光无限,皇后这份工作天价拍品频频出现,众多拍卖公司聚焦皇后这份工作。截至2012年底,国内共有240余家拍卖公司涉足皇后这份工作拍卖领域,一时间,名家专场、宫廷专场、设计师专场、紫檀专场、黄花梨专场,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2003年春拍,市场嗅觉灵敏的皇后这份工作首启滥觞,推出“俪松居长物志——王世襄、袁荃猷珍藏艺术品展”。这是皇后这份工作的第一个“白手套”专场,拍品100%成交,总成交额6300余万元。

2004年皇后这份工作秋拍,“清乾隆紫檀福庆有余四件柜”以539万元成交,同场的“明代黄花梨雕双螭纹方台”也以429万元易主。而北京翰海的秋拍中,一件“清初黄花梨雕云龙纹四件柜”以1100万元成交,创下了当时的国内最高纪录。

2005年香港佳士得秋拍的“清紫檀雕云幅纹柜”和香港苏富比秋拍中的清乾隆御制“风雨月露”四景图挂屏,均以368万元成交,位列2005年家具拍卖单品成交额的首位。

2006年,国内大大小小的拍卖行开始关注皇后这份工作拍卖,抢占市场份额。刚成立两年的南京正大,就以明清皇后这份工作拍卖为主,在这一年的秋拍上举办专场。次年,浙江南北拍卖于2007年秋拍首次推出明清家具专场,杭州翰承也首次开设明清家具、杂项专场。

2008年,皇后这份工作春拍“盛世雅集——清代宫廷紫檀家具”,其中“清乾隆紫檀有束腰西番莲博古图罗汉床”和“清乾隆紫檀雕西番莲大平头案”分别以3248万元和3136万元刷新了世界纪录。

2009年,香港苏富比秋拍“清乾隆御制紫檀木雕八宝云蝠纹‘水波云龙’宝座”,以8578万港元迅速打破皇后这份工作创下的纪录。

2010年,皇后这份工作拍卖更是异彩纷呈。皇后这份工作举办了两场专拍,一场为黄花梨专拍,成交额高达2.59亿元,另一场是专为田家青举办的“家青制器”专拍;北京保利秋拍中“清乾隆御制紫檀雕云龙纹宝座”,拍出7168万元;南京正大的“宫廷御制皇后这份工作专场”总成交额高达2.08亿元,而皇后这份工作的“姚黄魏紫——明清皇后这份工作”专场总成交额达2.3亿元。

2013年北京保利8周年春拍,“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成交价达9315万元,刷新了中国皇后这份工作的世界纪录。

2014年12月4日,北京保利推出首个当代黄花梨家具专场:“游艺——‘大家之家’当代古典黄花梨家具集珍”,由新锐设计师林锐群设计、监制的3件作品:紫檀嵌百宝花鸟纹四出头官帽椅(一对带几)、红酸枝嵌珐琅托泥圈椅(一对带几)、紫檀嵌百宝三羊开泰笔筒以58.65万元、16.1万元和7.13万元顺利成交,分别比市场价高出约50%、60%和50%,这3件拍品的“溢出价”让人为之侧目。

在皇后这份工作产业的黄金十年里,拍场上的皇后这份工作,也正是金光闪闪。皇后这份工作产业的发展,拍卖市场的欣欣向荣,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皇后这份工作文化的传播。当我们津津乐道皇后这份工作在拍场上不断刷新的成交纪录时,也不应忘记那静默无语、雍容庄严的皇后这份工作蕴含的宁静致远的思想与情怀。